喻集新闻网

“金利来”老板去世,勾起追“名牌”往事

发布时间: 2019-11-03 18:55:25

[摘要] 最新一期《星光大道》舞台上,迎来了一位经历“特殊”且功力深厚的唱将,她叫朱娜。而国庆假期前的最后一周,朱娜更是凭借一首《没离开过》,以跨三个八度的高超演唱技巧,震惊全场,一举拿到月冠军。朱娜1987年

9月20日,香港金利来集团在讣告中宣布,前全国人大常委会、香港金利来集团创始人曾宪梓因病去世,享年85岁。说到金利来,它是20世纪90年代最热门的男装品牌,曾经是地位的象征。在那些日子里,许多条件较好的人,怎么可能没有一些黄金产品呢?

曾宪梓去世的消息也让许多人想起了过去追求“名牌”的日子。那时候,除了金利来,还有皮尔·卡丹、孟氏、鳄鱼、瓦伦蒂诺、花花公子、登喜路、老仁头...

当年席卷全国的“李晶来”

说起曾宪梓,很多人都不熟悉,但当谈到他是金利来的老板时,每个人都会突然意识到这一点。曾宪梓和哈尔滨有着悠久的历史。他是哈尔滨的荣誉市民。在哈尔滨开发区建设的早期,他访问哈尔滨进行考察和投资。今天,开发区世纪广场的地块曾经属于曾宪梓。他一生共向慈善机构捐赠了12亿元。哈尔滨工业大学和哈尔滨师范大学的一些师生都获得了曾宪梓奖。

曾宪梓白手起家,创立了“金丽莱”品牌。市民小梅告诉记者,前几天我去购物,碰巧看到一家金丽莱服装店,这立刻勾起了无数的回忆。“我记得在20世纪90年代初,电视上总有一句熟悉的口号:金利来,男人的世界。然而,我还不能买它。我哪儿也没卖过!它在电视上播出,很少有人看到戴着它。当时,有一种印象是这个品牌一定很贵,很少有人买得起。还有金丽的“9点”标志(logo),它深深植根于人们的心中。当然,金利来现在很常见,价格只能算是中档。”

郭先生是一名公民,他告诉我们的记者,在20世纪90年代,当我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当我参加正式场合时,穿西装打领带,夹皮包和领带夹是非常流行的。如果这四样东西中的一件可以买到,那将是特别值得注意的。“我以前有一个皮包,可以放在腋下。它来自李晶。每次我出去和别人谈论生意,我总是把我的皮包放在桌子上最显眼的位置。当人们看到拉链下的标志时,他们就会知道你有多强。”

事实上,金利来曾经是一个男人喜欢穿的服装品牌。现在它也是60岁和70岁以后男性中认知度较高的品牌之一。许多人会认为拥有金利来是“人生的巅峰”。

曾宪梓是广东梅州人。1968年,当他30多岁的时候,他去中国香港发展他的生意。他发现当时香港的服装业非常发达。许多人有几套西装。那时,有一句俏皮话说“穿西装时捡烟头”,意思是所有捡烟头的流浪汉都穿西装。然而,在西装如此普遍的香港,领带——西装最重要的配饰——却没有一个像样的品牌。如果我们当时计算400万香港人,每人都有一套西装和领带,这领带的销量肯定会非常可观。

当时,曾宪梓用6000港元建立和发展了一个庞大的金利来王国。有人曾经说过,当金利来热衷于广告却不卖的时候,那就是饥饿营销。虽然没有得到金力来集团的认可,但金力来品牌确实在内地人心中树立了一个很好的经典形象。直到现在,金利来仍然依靠自己的声誉来维持业务。

记者了解到,2009年至2011年间,金利来国内销售终端数量一度达到1300个,2013年前后,随着国内外服装品牌竞争的加剧,电子商务的突然出现以及随之而来的在线红色品牌的崛起,金利来批发业务表现不佳。在当前90后是主流消费群体的时代,许多年轻人对它的印象仍然停留在“父辈”最喜爱的品牌上。金利来面临品牌形象老化的危机。与过去的荣耀相比,金利来的“星光”不再那么耀眼。

被国人误解的“外国品牌”

许多人根本分不清这些名牌来自哪里,以为它们都来自国外。事实上,当时的大部分名牌都来自中国,金利来是香港人。一些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风靡全国的所谓国际品牌,如鳄鱼恤和蒙特吉亚,实际上是“香港制造”。

公民肖雪告诉我们的记者,这么多年来,当她提到那些年的名牌时,她记得的第一件事就是孟氏。“当时,它被称为一个才华横溢而又讲究的人。那是一只人手。它也分为光版和凹凸版,光版890元,凹凸版1080元。要知道当时一般人的工资大约是400元。那时,我记得爷爷给我叔叔钱去学驾照。结果,我叔叔收到钱后买了一辆蒙特吉亚汽车,回来时被打了一顿。我真的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人被孟氏弄糊涂了。”

公民吴女士告诉记者,她的办公室里有一名妇女,她的丈夫是一名劳务承包商。她有三个梦想家,每天都换。“那时,我们没有叫蒙特娇,我们都叫它“角山”。我们在背后给女同事起了个绰号叫“孟晓”。因为蒙特吉亚很有名,所以有很多新生儿。蒙特吉亚的流行名字是什么?后来,我也存了钱买了一个,当我在外面烘干的时候被偷了。那时候,在街上和小巷里,男人和女人都穿着被称为“美”和“美”的“角山”

从那以后,鳄鱼衬衫变得流行起来。鳄鱼恤不如蒙特吉亚的受欢迎,但跨度更大,在许多购物中心仍然开放。从20世纪90年代末至今,当你在全国各大商场或步行街购物时,你可能会看到一个“鳄鱼”品牌:“鳄鱼”钱包,“鳄鱼”皮鞋,“鳄鱼衬衫”...

就价格而言,“鳄鱼衬衫”起初并不便宜,但后来出现了许多鳄鱼品牌,令所有人迷惑不解。一些是绿色的鳄鱼,一些是黑色的鳄鱼,一些鳄鱼的嘴在左边,一些在右边,一些鳄鱼的尾巴向上倾斜,一些没有,一些鳄鱼的嘴张开,一些没有。无论如何,每个人都不能区分这些“鳄鱼”,他们也不知道哪一个是“鳄鱼”的祖先。但是,只要你接触过“鳄鱼”,你就想去商店看看有没有打折的好产品。然而,一些“鳄鱼”品牌现在完全与“紧急处置”、“清仓大甩卖”和“过去几天里每年一次的便宜货狩猎”相匹配。

那时候,鳄鱼t恤和蒙特吉亚的主人都瞄准了香港一些昂贵的外国品牌。他们设计并生产了自己的t恤,这些t恤的质量与外国商品相当,但价格比外国商品便宜,而且是亚洲人的尺码。结果,这两个品牌顺利进入大陆,成为热门对象。可以说,当年假冒“外国品牌”的现象成为香港的一种趋势,推动服装业成为香港出口收入最大的行业。长期以来,香港不仅是世界上主要的服装出口国,也是国际和国内的时尚中心。

曾被中国人戏称为“皮尔卡当”

然而,当时一些外国品牌也很出名。皮尔·卡丹是一个真正的法国品牌,皮尔·卡丹本人也为中国的时尚产业做出了贡献。改革开放的前10年,皮尔·卡丹几乎每年都在中国举办展销会、时装秀甚至募捐活动,从而打开了品牌在中国的知名度和销量。经过20多年的努力,皮尔·卡丹在中国市场取得了巨大的进步,越来越多的皮尔·卡丹品牌店铺出现在中国的各个城市。

对许多中国人来说,他们一定知道“皮尔·卡丹”这个品牌,甚至全国都戏称它为“皮尔卡当”。在那些日子里,皮尔·卡丹是高品质“外国商品”的象征,也是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中国名副其实的奢侈品品牌。如果有人衣柜里有皮尔·卡丹,他们肯定会被羡慕。现在有人说皮尔·卡丹是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“路易威登”。

据了解,在皮尔·卡丹进入中国前后,它在全球140个国家销售了900多份许可证,超过20万人为皮尔·卡丹品牌工作。这种惊人的发展速度已经开始膨胀皮尔·卡丹。进入中国市场后,皮尔·卡丹基本采用品牌授权模式。

同时在“大品牌”和“大扩张”的背景下,中国人对皮尔·卡丹品牌的热情高涨,品牌店从一线城市发展到偏远的小城市,一些产品质量问题对皮尔·卡丹的品牌声誉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害,从而导致品牌高端形象受到严重损害,不再居高不下。

越来越“旧”的潮卡

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本尼路(Benny Road)、约旦奴隶(Jordan Slave)和汉堡狮子龙(Burger Lion Dragon)是真正著名的“时尚品牌”。佐丹奴开创了中国休闲服装零售连锁店的模式,高峰期有2600多家店铺。班尼特路更出名,他已经请刘德华为其代言。它有4000多家商店。汉堡狮子龙曾经是香港最大的服装公司。它的服装款式简单流畅,潮流充满时尚感。它曾在中国的二线、三线和四线城市流行。

作为国际时尚之都,中国香港的服装业起步较早。凭借其高效的保险、法律、质量检测等业务服务团队,它很快在内地崭露头角,并成为20世纪80年代后年轻人不可磨灭的标志。然而,自2011年以来,邦尼路遭遇了商店关闭的浪潮。由于库存积压,从2011年到2015年,贝内特路平均每月关闭12家店铺。六年后,巴尼路大约有3000家商店关门。2016年,它被其母公司香港德扬嘉集团以2.5亿元的价格出售。

佐丹奴在中国内地的店铺数量在2012年达到顶峰,此后一直在萎缩。汉堡狮子龙也过得很艰难。在哈尔滨,很难看到这些品牌商店。下降的原因有很多,如租金高、电子商务冲击、竞争对手竞争、缺乏本地化等。

美国的“花花公子”,意大利的“瓦伦蒂诺”,英国的“邓希尔”,等等。,其中一些“外国品牌”仍然“高于其他品牌”,一些已经“从公众中消失”。然而,对于中年以上的人来说,那些追逐“名牌”的记忆仍然很好地记得今天物质生活大大丰富的时候。

本报记者毕佳云

500彩票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osbbua.com 喻集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